2014年05月21日

国产综艺节目猛“拼爹”“爸爸”已快被玩坏

  浙江卫视的《爸爸回来了》开播,敲响了2014年“拼爹”的号角。粗略统计,今年已有7档主打“爸爸”的亲子节目,《爸爸我来了》、《爸爸请回答》、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二季已经整装待发。为什么亲子节目都要跟“爸爸”沾边?为什么明星们争先恐后要上亲子节目?“带儿走四方”究竟对明星有啥好处?最早“玩爸爸”的又率先“玩姐姐”了,摩拳擦掌的“爸爸”们,你们考虑下想过观众的感受吧……

  《爸爸去哪儿》之后,荧屏上就刮起了亲子旋风,一大波“爸爸”正在袭来。粗略统计,今年大约有十余档亲子节目上线档主打“爸爸”牌。既有与《爸爸去哪儿》渊源颇深的《疯狂的麦咭》,也有被诟病为抄袭《爸爸去哪儿》的《人生第一次》、《爸爸回来了》,还有搭载“爸爸”顺风车的《好爸爸坏爸爸》、《爸爸请回答》、《爸爸我来了》等。

  在歌唱节目“失宠”之后,各大卫视都瞄准了亲子节目这片蓝海,变着法儿地玩爸爸。这其中,无论节目形式如何改变,观众都能从中感受到一个笼统的中国爸爸形象,他们符合传统的严父形象,比如小沈阳和王中磊都因工作繁忙与孩子产生距离感;他们照顾孩子没什么经验,就像王岳伦做出惨不忍睹的面疙瘩,田亮总也搞不定爱哭的Cindy,贾乃亮拿袜子给女儿擦脸……正是明星们回归家庭时笨拙的样子,构成了爸爸类亲子节目里的戏剧冲突,他们在跟孩子相处过程中的改变与成长,也是节目的情感升华之处,最终立起一个个“好爸爸”形象。

  爸爸类 好爸爸坏爸爸 陕西卫视 2013年10月11日起每周五22:30 魏一宁父子、彭程父子 城市父子互换角色体验生活

  疯狂的麦咭 金鹰卡通卫视 1月18日起每周六19:00 张亮、天天、郭涛、石头等 明星亲子益智历险闯关节目

  人生第一次 浙江卫视 1月11日起每周六21:10 小沈阳、钟丽缇、王仁甫等 亲子成长教育类

  爸爸回来了 浙江卫视 4月24日起每周四22:00 吴尊、王中磊、贾乃亮、李小鹏 明星爸爸在48小时中如何照顾宝宝

  爸爸你好吗 湖北卫视 拟四季度每周六22:00 无 跟随孩子寻找并探望异乡工作父亲

  亲子类 来吧,孩子 深圳卫视 5月9日起每周五21:15 无 直播孕妇生孩子

  辣妈学院 深圳卫视 3月9日起每周日21:50 李湘、蔡少芬等 传播育婴资讯和辣妈生活方式

  我不是明星 浙江卫视 4月14日起每周一22:00 待定 星二代表演才艺,明星父母站台

  那么,为什么亲子节目都要以“爸爸”为噱头?站在卫视或制作公司的角度,他们认为父亲在家庭教育中的缺位承载了节目的社会意义,容易产生话题与共鸣。但从娱评人的角度来看,做爸爸类的节目,说白了就是沾《爸爸去哪儿》这个品牌和创意的光。舞美师就总结,做爸爸类的节目归根结底就是两方面的原因,一是《爸爸去哪儿》火了,“爸爸”成为屡试不爽的品牌,其他卫视希望做同类节目来沾品牌的光环,二是《爸爸去哪儿》提供了一种新鲜的“玩爸爸”的创意,围绕这个已被市场验证成功的创意,卫视可以探讨不同的模式去生产同类节目,降低尝鲜的风险。

  浙江卫视品牌推广部主任王征宇谈到制作《爸爸回来了》的初衷时表示,卫视做一档节目就得承载一个社会意义,在中国家庭里,由于爸爸普遍太忙,父亲角色在一定层面上是缺失的,所以浙江卫视当初决定做一档爸爸带孩子完成日常家庭任务的节目,以此让星爸们体会到妈妈的辛苦,真正让“爸爸回来了”。围绕这个创作缘起,节目在首期就设置了很多反转冲突,为之后的逆袭埋下伏笔。喜怒不形于色的王中磊要如何一步步消解与儿子的距离感,笨拙的奶爸贾乃亮要如何恶补技能照顾好女儿,完美的男神爸爸吴尊今后还能有什么惊喜等等。

  世熙传媒出品的《爸爸我来了》将于8月下旬登陆一线卫视的,与《爸爸回来了》除了名字相似,节目形式完全不同。其出品人刘熙晨介绍,他们选择做这档节目,首先是看到了原版的成熟模式,其次也是父子情感更符合东方文化。尽管在节目名称上与《爸爸去哪儿》、《爸爸回来了》相差无几,但刘熙晨强调《爸爸我来了》与爸爸类的节目有本质的区别,“确实有很多节目泛滥跟风,但我们没有明星,节目讲的是中国孩子去看海外工作的爸爸。虽然是普通爸爸,但节目看点在于海外寻访时自然流露的情感,不是简单的秀,节目不仅感人,背后还可以感受到时代大背景,贴合中国梦主题。”

  青海卫视联合贵州卫视推出的《爸爸请回答》,在策划之初也是考虑到观众对爸爸的社会需求。其宣传主管田芳梅表示,中国是严父慈母,爸爸很少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,都是妈妈负担孩子日益加重的课业,由此生发出做《爸爸请回答》的概念,“我们给爸爸们出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的题目时发现,清华大学的爸爸还不如高中学历的爸爸,这不是说爸爸不够聪明,而是体现出爸爸在家庭教育中付出多少。我们希望通过益智问答,让更多的爸爸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。”

  《爸爸去哪儿》打响了亲子节目的头炮,不仅在于其节目屡屡走高的收视、席卷而来的话题,更在于节目背后一连串产业链给湖南卫视带来的巨大收益。舞美师估计:“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一季营收六七亿,第二季有十二三个亿,电影七个亿,还有手游和游戏,加起来差不多30个亿,这就是产业。”

  但舞美师认为,其他亲子节目能开发产业的不多,因为开发产业完全取决于节目的火爆程度,从量化数据来看至少要有2个点的收视率,还要能引起社会话题。如果节目本身没有足够大的影响力,开发产业链是没有价值的。

  “比如《中国好声音》演艺经纪这块也不好做,因为你如果这一季没有碰出一个明星就做不出来。同样的道理,快男超女产业做不下去,也是因为节目捧不出人。并不是节目火了就能做产业,还是要有内容,或者有人。”

  尽管《爸爸去哪儿》给湖南卫视带来巨额的收入,但舞美师剖析,湖南卫视做产业也不是很内行,“湖南不缺制作人才,最缺的是运作产业的人才,从体制内的架构来看,湖南没有专门的领导和部门来管理产业开发,所以做的都是传统的影视、游戏、手游等周边衍生品。吕焕斌台长提到的以版权为中心来开发产业链的战略,也只停留在小学生阶段,还没落实到执行层面。”

  比较内行的是上海SMG,舞美师说:“首先上海的人才、资金和资源是湖南没法比的,而且上海很早就走上市场化道路,体制架构与湖南不同,整合资源的能力更强。除了硬件之外,上海方面的领导层也早早重视到产业开发,比如做一个秀会成立频道去运作。另一个层面来说,还是要有钱。就像安徽卫视,没有一个节目制作团队,节目都是外包出去,一样做得很好,就是会整合资源,也有钱。”

  从明星的层面来看,刘熙晨认为《爸爸去哪儿》的一大贡献在于打破了明星带孩子上节目的禁区,“之前明星晒孩子有很多顾虑,比如孩子的隐私、孩子的上学时间、孩子曝光之后生活是否会受到影响,但《爸爸去哪儿》火了之后这些问题好像不存在了。”

  张亮就是最大的受益者,凭借节目中的表现,一夜成为“大众情人”,商业活动纷至沓来,最近还将客串由李钟硕、朴海镇主演的韩剧《Doctor异乡人》。舞美师分析,张亮就是典型的高情商明星,“真人秀会让人涨粉,也会让人掉粉,就看明星会不会利用镜头表现自己,哪怕生活中跟电视上不同,只要装得很好,大家看不出破绽,你就是很聪明的人。每个人都有面具,人性如此,电视会放大优点和缺点。就像《花儿与少年》里的刘涛,一夜之间涨了十几万粉丝,就是那么一个在家里打包的镜头,这就是聪明的地方。当然她生活中也是这样,不过就是更聪明地会用平台为自己的形象和事业买单。”

  这种明星在镜头语言里对自己身上形象的把握,不仅看明星本人,也看背后团队。舞美师认为,张亮在《爸爸去哪儿》之后被塑造为好爸爸、好老公,关键在于他背后的团队。“明星也是普通人,头一次上真人秀,他们发的每一条微博都是有团队策划管理的。粉丝不会去在意真假,关键就看这种策划是不是给明星带来正能量。”

  《爸爸去哪儿》的另一个影响在于,明星找到了一个新的途径来增加关注度——晒孩子,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新晋“国民岳父”韩寒。刘熙晨认为韩寒的这种行为有一定的跟风心态,舞美师则更直接地指摘这是利用孩子的自我营销,“这可能不是韩寒本人的意愿,更多的可能是背后团队,或者最近作品合作方的意见,以此进行口碑营销,明星本人想晒小孩的比较少。”

  刘熙晨也对这种明星跟风晒孩子的行为提出了担忧:“中国跟韩国的环境不一样,这么小的孩子就曝光出来成为明星,孩子的心态怎么样,今后家庭怎么教育孩子,爸爸们都需要充分考虑和评估,不是说这种行为不好,但是会让一个家庭面临更复杂的局面和挑战,父亲要做好这些准备。”

  明星参与真人秀有名利双收的,也有陷入泥淖的。前有小沈阳携女参加《人生第一次》,女儿长相被网友攻击;后有被曝以超1200万酬劳参与《爸爸回来了》的吴尊,因节目中给女儿洗澡的环节而被卷入舆论漩涡。王征宇对播出洗澡环节的解释是:“我们在播出之前做过数据采样,6000个人中有5000人认为没问题,而且韩版里也有,没引起什么反应,我们就播出了。”

  舞美师则认为,这是制作方在话题设计和节目口碑的博弈中,没有把握好度,“吴尊洗澡环节应该是经过设计的,就是为了引起话题和争议,就像之前我跟《人生第一次》的导演组交流,他们就说过曾经设计了钟丽缇洗澡的镜头。但吴尊给女儿洗澡的环节显然设计过了,不仅对小孩有伤害,对吴尊家庭有伤害,对节目的口碑也有影响。”

  “站在传播的角度,你设计不好的东西想引起话题,你必须要考量这个东西我做出来是不是能引起足够的关注。如果不能引起足够的话题就最好不要做,不然对节目的口碑有弊无益。”对此,舞美师提到,当初《非诚勿扰》刚播的时候也设计诸如模特艳照等反向营销话题,后来逐渐把口碑扳回来引起了关注,把节目名号打响,这个设计就成功了。而像《爸爸回来了》里诸如王中磊抽烟的桥段,既不会引起讨论,又会有不良的示范,这种画面设计出来只会在观众心中留下负分。

  刘熙晨指出,中国的制作水平存在不足,不为市场,只为领导说好,观众和业内人士怎么骂都无所谓。他建议明星要谨慎挑选真人秀节目,“真正能把握这类节目的团队很少,选择平台时要认真思考。”

  除了洗澡的争议,观众对《爸爸回来了》的另一观感就是模仿《爸爸去哪儿》、照搬韩版《超人回来了》。王征宇代表节目组的回应是,浙江卫视与KBS有深入合作,已经买下《超人回来了》的版权,这个消息将在接下来对外说明。

  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搜狐娱乐,其实《爸爸回来了》原来就是盗版,抄袭了韩版的《超人回来了》,后来韩国KBS方面找到了总局反映情况,通过协调交涉,浙江卫视不得不买下版权,“节目24日首播,他们15日才与韩方达成协议,后面的拍摄让韩方介入。”

  这位业内人士还提到,浙江卫视这么做是有历史的,“《人生第一次》一看就是抄袭《爸爸去哪儿》,他们自己还不以为然,同行聊天对此只有一笑了之,这种不考虑模式,一味抄袭的做法不是一个很好的姿态。”而从《人生第一次》的收视率来看,12期的CSM48城平均收视是0.883,最高1.206,最低仅0.679,播出期间收视率一直被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非诚勿扰》、《我们都爱笑》等节目压制,没有取得过收视第一。

  “之前还有很多例子,前两年江苏卫视做相亲节目,浙江卫视也做,一周播五期,最后被总局勒令停播。去年江苏做跳水,浙江跟着做,又停播不让做。追根溯源,他们不考虑品牌和美誉度,不考虑竞争策略,完全不管电视生态,就是把一种类型搞死为止。”

  《爸爸回来了》、《爸爸请回答》、《爸爸我来了》、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二季……这么多的“爸爸”,观众还会有新鲜感吗?最直接的反馈就是《爸爸回来了》的口碑。同样都是晚上10点档,最开始“玩爸爸”的湖南卫视率先玩起了“姐姐”,《花儿与少年》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从收视表现来看,《花儿与少年》全国网收视达到1.14,收视份额6.61,列居周五晚10点档同时段收视第一,与去年《爸爸去哪儿》首播收视基本持平。而《爸爸回来了》尽管CSM50城收视达到0.728,位居全国第二,但全国网收视仅0.39。另外,从微博24小时话题讨论来看,《花儿与少年》也远高于《爸爸回来了》。

  不管“玩爸爸”的怎么说市场很大,能容纳各种不同类型的“爸爸”,但对观众来说,新鲜感是衡量一档节目的重要标准。舞美师直言:“其他的爸爸类节目没有太大的市场,《爸爸去哪儿》带动的不是亲子节目,它最大的示范效应在于带动了户外真人秀的发展,其他节目要做也都是小众,不太可能做大。因为亲子节目不像选秀节目一样可以百花齐放,观众对音乐的需求是很大的,所以05年“超女”最火的时候,还有东方卫视的节目与之抗衡。如果说“超女”之于选秀节目市场是一个西瓜几个苹果,那么《爸爸去哪儿》之于亲子节目就是一个西瓜几个芝麻的体系。所以其他卫视要做大节目,不要局限于亲子节目,而是要做不同欧冠类型的真人秀,比如《花儿与少年》这种新鲜的模式,给观众不同的选择。”(搜狐)